2011-10-02

2011-09-30跟2011-10-01的雜生活日記

因為太雜了,隨便寫寫

9/30
同事,還有合作公司的夥伴們約好一起去唱歌
這是我第一次去KTV
Allen說,現在要找到沒去過KTV的很困難耶

是啊,我也破功了

只是早上才感冒,聲音真難聽,Westlife的美聲被我唱得...唉

倒是有Linkin Park的In the end,這就唱得滿爽的,吼完果然喉嚨痛...


10/1
早上吃早餐的時候,看到TVBS在撥不知道什麼節目的國軍特輯,有憲兵特勤表演燒到頭髮(0:50) 不斷重播... 之後介紹到一個顧墓園的單位,感覺好像還蠻爽的,每天晚上開車出去尋一圈墓園就兩個小時,要是沒有其他事做的話,豈不超級爽?

中午就去坐火車了,太魯閣號226次,已經開很快了,竟然還是直達車(台北→松山→花蓮),以後乾脆都坐這班算了。

太魯閣號的車窗很小,覺得真不過癮。突然想到為什麼台鐵不去弄個觀景列車呢?全台只有一列也沒關係,跟現有火車頭相容就可以,做成只有背對背的兩排椅子,全部看外面。車窗是沒有太多粗柱子擋住的半面觀景窗(從腰部高度開始到天花板的1/4,不要影響集電弓),車票可以貴點,順便在車上賣很貴的食物或限定紀念品,乾脆在加上一節酒吧車廂,然後用「在台灣一輩子也要坐過一次的列車」來推銷,應該可以賺到不少吧(當然訂做列車應該也不便宜就是了)。

台灣明明風景這麼漂亮,觀光列車卻不像是在欣賞風景,比較像是被人觀賞(車體外面的彩繪)。



到花蓮以後,雨已經停了,就省省錢坐公車。公車總站門口有一個很熱情的高中生自稱是義工,幫忙推薦路線、提行李之類的。因為我的車還沒發車,就稍微跟他聊了一下。花蓮高中,公車迷(第一次聽到公車也有迷的),所以自己跑去跟客運公司申請當義工。

後來他就幫我剪票了(實際上是撕掉一小角,但剪票跟撕票意思是不一樣的...),後來有個員工跑上車來幫我剪票,看到已經被撕過了,我跟他說是那個志工幫我剪的,他說...「誰啊...」

所以我在猜,那個義工可能只是沒經過同意就在總站門口攬事情做吧,因為是公車迷嘛。

如果是跟公司談好的,與其當義工,為什麼不直接打工?學生也只有六日會來,如果這個職位可以幫助客運公司賺更多錢,給工資也是合理的,要不然就是公司根本不需要這樣的打工仔,既然不需要,就比較可能是他的自主行動。客運公司又不是慈善機構,在營利企業當義工...還蠻奇怪的。


= = = = =


昨天也看完虛軸少女1了,其實我通常對奇幻小說蠻排斥的,因為覺得設定太多好複雜。但有個朋友推薦這本,就讀讀看,結果意外的蠻好看的。

話說接近結尾的時候,主角從「全一」(All in one)「強行取出」建構好的武器的時候,連續一整頁貌似黃色小說的壯聲詞是怎麼回事...

仔細一看,「強行取出」旁邊的小字(就像全一旁邊也都會寫一小行All in one,虛軸的名字或虛軸的專用語都會有這樣的註解)...

旁邊的小字...竟然是...Please rape me.

啥鬼啊...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